县长挨骂之后

东荆县县长牛国振悄悄从新农村建设现场回到县城,晚上他要参加文明委的迎检会议,必须先收集一些素材;恰巧皮鞋张了口,找个地方修修,也算一举两得。

在街上转了一圈,原本满街的小摊小贩不见了踪影.好不容易才在城郊的一个巷子口,找到个修鞋摊。

修鞋老人六十多岁,一动不动地坐在一把小木椅上,夕阳打在他沟壑纵横的脸上,像一尊古铜像。

牛国振坐到老人面前,递过张口的皮鞋。

老人有些迟缓地接过,先用抹布把表面的浮尘擦掉,再用一截粗铁丝从口子里往外掏泥渣。

“老人家,你怎么不到城里去修鞋?这里太偏僻了。”

老人没抬头,专心掏泥渣,嘴上却来了气:“嗨,还不是让那个狗日的牛国振赶到这里来的!老子在家门口修了几十年的鞋子,文明委说要迎接什么检查,就把老子赶到城外来了。我来了两天,这还是头一桩生意,真急人啦,孙子明年考大学,还指望我攒钱哩!”老人情绪激愤,手里的粗铁丝差点掉到了地上。

这突如其来的一骂,把牛国振噎在了那里,回过神后,他装作若无其事:“你的情况很特殊,没有跟文明委说一说?”

“文明委说牛县长有指示,小摊小贩一律赶到城外,我这还算好的,有些还被他们砸摊子、罚款。文明委不文明哒,老百姓说‘远看像土匪,近看是文明委’。”

牛国振早就听说城关有个修鞋的老人,手艺好,心肠也好,就是脾气硬,前些年儿子、媳妇双双出了车祸,老俩口带着孙子,日子过得艰难。想不到在这里碰上了。

老人没听到对方接话,就转了话题:“这皮鞋穿得太辛苦哒。我看你也是农村来的,这鞋子修好了包你还可穿两年。农村人不容易,要是县里的干部,这鞋子早就甩掉了!”

牛国振听老人这么一说,心里更不是滋味,便故意问道:“老人家,你刚才骂牛国振,你认不认得他?”

老人依然没抬头,手中不知何时已换成一把小铁锤,把鞋帮敲得梆梆直响。“谁认识那个狗日的,他天天在电视上晃!”老人这一骂,把牛国振骂得坐不住了,他感到有些窝火,直截了当地说:“老人家,你抬头看看,我就是牛国振!”

老人怔了下,放下手中的活,慢慢抬起头,古铜色的脸上现出些许的惊讶,双眼惊疑地盯着坐在眼前的这位黑黝黝的汉子。好像在哪里见过,又不太确切。把老花镜往鼻梁下压了压,定睛再看片刻,老人大叫一声:“哟,还真是你个狗日的!”

牛国振本来是想听老人说句对不起的话,万没想到,老人会当面再次给他难堪,这让他哭笑不得。如果说前两次骂是无意的,那么这第三次骂就是故意的了,他不禁有些震撼,老人当面骂他,这说明什么呢?为了掩饰尴尬,牛国振迅速摸出一支烟给老人递过去。

不知是牛国振没有递好,还是老人不愿意接,烟掉到了地上。

据说,在后来的检查中,东荆县获得了全省文明城市建设第一名。检查组的评语中有句话是这样写的:关注民生,把民生摆在一切工作的首位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,也是文明城市检查中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内容。

  • 酋长的幽默
    两个男人乘坐热汽球经过非洲大沙漠时,汽球忽然跌落, 两人安全从汽球跳出…
    酋长的幽默
  • 爆笑的新疆女子
    我是银行的柜员,做外币的。一天,一高鼻深目,肤色黧黑的女子进来,用甚不…
    爆笑的新疆女子
  • 爆笑盗亦有道
    一新生在哈尔滨下火车时被掏包。沮丧间,见不远处有人在向他招手,等他过去…
    爆笑盗亦有道
  • 搞笑的管理员
    还有,我们家刚搬到这里的时候和楼下的管理员不是很熟。后来楼下的管理员一…
    搞笑的管理员